南北苏丹对峙 中石油守望七十亿美元投资



4月23日,南苏丹总统基尔开始访华,但在基尔访问中国之前,南北苏丹因争夺哈季利季油田爆发的战争还在继续,而作为苏丹最为重要的油田,连续10余天的武装冲突已经使该油田的生产设置遭到了严重破坏。

哈季利季油田由中国企业和马来西亚合资运营,中方占其40%的股份。

对于扎根苏丹近20年的中国企业来说,悬于一线的苏丹战事带来的资产影响不容小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4月2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也呼吁,中国石油企业及其合作伙伴在南北苏丹的合法权益应受到切实保护。

本报记者未能联系上中石油外事部负责人,获得目前在苏丹的详细资产数据。“现在关于苏丹的事情比较敏感,不方便透露。”中石油一名高管称。

投资规模中石油首屈一指

石油利益是南北苏丹武力相对的核心焦点。

本报记者了解到,苏丹日产石油11.5万桶,此次遭受战争破坏的哈季利季油田则大约占据了其一半的产量,这也是中石油多年耕耘苏丹的代表性投资之一。

一名国际石油商向本报记者透露,目前,该油田的受损结果还未能评估,但由于输油管道、电力设施以及油田处理系统等遭到严重破坏,其恢复生产在短时间内几乎难以实现。

“这样的破坏需要进行全面检修,就算一切顺利也需要几个月。”上述石油贸易商说。

事实上,中石油与马来西亚联合运营的项目遭毁还仅仅是中国在苏丹上百亿美元投资的一个缩影。

中化国际一名前高管表示,截至目前,在苏丹有投资项目的中国企业已超过百家,近1万余人在当地从事各类工程承包等业务。其中,中石油则是在苏丹投资规模最大的中国公司,从上游至下游,中石油项目涵盖了勘探、开发、生产、输油管道、炼油、石油化工、成品油销售、服务等各个领域。

“中石油一家公司在苏丹的投资就超过了70亿美元。”上述中化国际前高管对本报记者说。

上述国际石油贸易人士透露,此前,在苏丹的石油市场中,活跃着35家国外石油公司,而相比其他公司的投资规模及产业进入,中石油均首屈一指。

记者了解到,自1995年进入苏丹以来,中石油联合其他石油公司,分别于1996年、2000年、2005年和2007年获得1/2/4区、3/7区、15区和13区的石油开发权,此后又完成了1/2/4区至苏丹港、3/7区至苏丹港和富拉油田直通红海的输油管道建设以及大量的基础设施。

在下游,中石油与苏丹合资建设并扩建拥有世界第一套加工高含钙、含酸原油的延迟焦化装置、年产500万吨的喀土穆炼油厂,随后又建设年产1.5万吨聚丙烯的石油化工厂及加油站。此外,中国石油还在苏丹港兴建输油终端,可以停靠30万吨级油轮。

“中国企业在苏丹的投资总额大约超过了200亿美元。”上述国际石油贸易人士说。

中石油成争夺焦点

中国石油公司同时也是南北苏丹政府争相争取的对象,其中,中石油的尴尬境地则异常明显。

路透社4月24日援引智库国际危机集团南北苏丹问题资深分析师的话称,目前,南北苏丹都想将中国利益与各自利益捆绑在一起。

本报记者了解到,中石油目前在苏丹拥有四大油田区块,但其中1/2/4区块、3/7区块和6区块都处于南苏丹或南北苏丹交界区域,而这三大区块又是苏丹的主力油田。

国际石油贸易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事实上,自南北苏丹局势逐步恶化后,中方试图重新界定石油合同,但该消息未能得到中石油方面的官方证实。

与此同时,作为拥有大部分石油资源的南苏丹,其与中石油的谈判也正加紧进行。

本报记者了解到,南苏丹意欲争取由中国出资建设一条输油替代管道,将南苏丹原油绕过苏丹控制的运输路线直接运往位于北部的炼厂。外媒报道,中石油方面目前“正在研究这件事”。但知情人士则推测,“中石油不会轻易答应这一要求”,此前,南苏丹政府曾多次要求尽快开展新输油管道的建设,但中石油与马来西亚合资公司则一直未表态。虽然南北苏丹各自争取中国支持的博弈仍未结束,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先后与沙特等其他产油国达成原油供应协议后,南北苏丹在中国能源进口国中的角色也正发生微妙变化。

来自中国海关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2月,中国从苏丹进口的原油同比减少了40%。

“原油进口下降并不是说苏丹不再重要,这是局势决定的,苏丹也是中石油目前海外投资最多的地方,这一切来之不易。”石油管理干部学院教授韩学功对本报记者说。